天地在,星辰在,你在,我在。

(微博主页:浮云春晚)

(微信公众号:江山还似旧温柔)
 

研露楼琴谱。

来自古琴大佬止水姑娘。

原地爆炸,顺便跪求简谱。

写在公祭日前:


如果要了解那段剧烈震颤人类良知的历史,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是公认的去处。我却还想推荐两个相对冷僻的地方:燕子矶和利济巷慰安所旧址。


在燕子矶放眼眺望,风光蔚然,河山大好,但当你俯瞰浩翰江水,可敢想象几十年前这里曾浮尸数里、血浪滔天?


在利济巷慰安所旧址,当你目睹浑土色的房屋和流满浊泪的墙壁,黑白照片里幸存慰安妇皱纹密布的脸上一生无法退散的噩梦阴影,以及陈列馆中平静朴实毫不煽情、却直击人心的图文资料,你会知道,有些东西,必须世世代代铭记、警示和担当。


愿逝者安息,生者奋起。

姑娘们飒起来可就真没男人什么事儿了。

胡适和汪精卫的选角震到我了,简直一眼就炸开烟花。

大雪之日思江南

阳光放肆

风比阳光更放肆

在帝都的大雪之日

想念江南的诗情画意


桃叶渡口的竹枝词

和枫桥边的秋霜乌啼

嘉树堂前的落日

和东山弄外的细雨


平山堂数不尽的风流往事

北固山诵不完的霸业宏绩

百间楼头谁和泪洗去胭脂

梅湾街宁静中藏着烽烟与别离


花事已了燕来迟

人在行云里

看一场风月休言归期

做一场大梦颠倒朝夕

只合相忆


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啥

只是很想江南

查看全文

这次蓝鲸之行超开心,不仅去了好多有趣的地方(这是第三次来蓝鲸旅游,三次加起来将近三周,仍然没有耍完蓝鲸的景点,这座城市的人文底蕴太厚了),而且机缘巧合地……和止水姑娘面基了23333333

姑娘买了日文原版《刘邦和项羽》,司马辽太郎大大的神作。请看书中对张良外貌的描写,日文真是太亮了hhhhhh

PS:我有这本书的中译本电子版,想要的小伙伴私我留下邮箱呀~

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艺术馆里对太平天国现存各王府的简介。

PS:因为lofter的图片是十张上限,所以这里没放出来的还有堂子街王府(就是艺术馆所在地)和天王府(就是总统府所在地)。

有生之年希望把这些王府走遍,握拳。

今天又跑去堂子街看壁画了。真漂亮。

上午在朝天宫耗了五个小时,完全超出预期(PS:南京城市史展览真的太棒了,看到眼瘸走到腿断,只想就地躺平,可是又好兴奋,这座城市的千年风流,是那样动人心魄!)

怕再耽搁也不敢吃(下)午饭,一路狂奔到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。此行金陵最大的心愿已了哦耶!

以前读史书的时候,便知道太平天国壁画的艺术水平相当高,但有一个神经病规定就是禁止人物入画。今日验证,果然如此——馆内所见唯一例外是宜兴“山村暮归”壁画,两个樵夫居于画面中心。但没有相关解释,我又得回去查资料了,捂脸。

苏州忠王府三年前去过,现在已经只剩一小块了。安庆英王府  @慕与 姑娘今年国庆去过,反馈说貌似要被拆了(或者择址迁建?)。金华侍王府,我下次就去!

登上金陵南郊这座名声微薄的矮山,四顾怆然。154年前,那个行至末路的中年男人是什么样的心境?从未经历过他那般的山穷水尽,也便不敢妄言感同身受。只是想来仍然心脏疼到抽搐。无法想象被俘后在酷暑严刑、自知命必将绝的情势下,他是如何日书七千,写下洋洋五万言供述,字迹清致,运笔从容,记忆卓群,洞见非凡。看得通透却执念深重,仿佛浑不在意蹈死而去。后人读来,不胜唏嘘,涕泪沾襟。


今日晴好,方山游客不少,但若无巧合,只有我,是独为李秀成一人而来。

跟《世说新语》学习对颜值的花式吐槽

以前发在公众号上的旧文,搬过来~


中学时背着大人偷偷看《金瓶梅》,有一段形容潘金莲的话生动形象琅琅上口,至今记忆鲜明:“从头看到脚,风流往下跑;从脚看到头,风流往上流。”兰陵笑笑生大手不解释!


如果八一八中国历史,说到魏晋的精神气质、名流轶事,那么在我看来,用上面的20字金句来概括简直不能更贴切——呃,虽然这个“风流”的内涵肯定是不一样的,你们懂就好=w=


那个遍地风流的时代,各种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大触也是美出新高度。这里插一句题外话:在正史人物传记中,暗藏一条规律:对大众脸的人物一般都不作外貌描写,对颜值极高或极低的人物则总要写几笔长相(看脸这种事情,果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啊=w=)。当然,由于是正史,外貌描写都比较克制,通常寥寥带过,比如江东周郎“长壮有姿貌”、小霸王孙讨逆“美姿颜,好笑语”。但如果是娱乐八卦,那么作者简直笔底生花让人叹为观止——比如刘义庆编撰的《世说新语》,专门辟了一章“容止”来对魏晋名士的外貌进行深度爆料。今天,在下就领着大家跟随《世说新语》学习如何花式吐槽一个人的颜值。以后在一群迷弟迷妹捧脸高呼“好酷”“帅炸了”“美翻啦”之类的贫乏语汇时,你们就可以一脸淡然地口吐珠玑并成功引起自家爱豆的注意。


首先我们来看竹林七贤男子天团top1——“广陵绝响”嵇康嵇叔夜。这位名士被各种人以各种方式夸出花:

看到嵇康的人都不吝赞美,或言“萧萧肃肃,爽朗清举”,或言“肃肃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”。与嵇康同列竹林七贤的山涛评价说:“嵇叔夜之为人也,岩岩若孤松之独立;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。”这就是说,无论嵇康处于什么状态,都美出风范美出水准,醒如孤松醉如崩玉,360度无死角的美啊!


又有人评价嵇康的儿子嵇绍:“往人堆里一扎就如同鹤立鸡群。”王戎听罢就呵呵了:“你这么夸嵇绍,是因为你还没见过他爸爸。”


与“鹤立鸡群”这种比喻手法类似的还有一个栗子:

大将军王敦称赞太尉王衍说:“处众人中,似珠玉在瓦石间。”


现代人经常在犯花痴的时候表示啊我爱豆的眼睛会放电云云,其实这修辞都是人家魏晋名士玩儿剩下的:

中书令裴楷评价安丰侯王戎说:“他的目光灼灼慑人,就像岩下闪电。”


比喻之外,亦有对比手法。这一招杀伤力巨大:把一个姿色下等的女人和东施搁一块儿,这女人也美成天仙儿;反之,把一个姿色上等的女人和西施搁一块儿,这女人也丑得男默女泪:

骠骑将军王济,颜值气质风度三高,然而他每次见到外甥卫玠,总是慨叹道:“珠玉在侧,觉我形秽!”


当然,如果东施西施搁一块儿,那画面太美谁都不敢看。然鹅,真的有脑回路清奇的仁兄,非得这么熊:

魏明帝让满脸写着“好丑”的毛曾和被评价为怀抱日月的夏侯玄并排坐在一起。这组合十分考验心脏,被群众评价为“蒹葭倚玉树”。


魏明帝犯熊也不是这一回了,他还干过一件让人无力吐槽的事情:

玄学家何晏不仅貌美,而且肤白,导致魏明帝怀疑他搽了粉。于是魏明帝故意在夏天让何同学吃热汤面,存心等着看擦汗的时候会不会掉粉=w=何同学摊上这么个八卦欲旺盛的上司也是很无奈,只好边吃边撩衣服擦汗,结果脸色反而更加光洁。


关于皮肤白的八卦另有一个:

王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非得用才华圈粉。当他解读玄理时,总拿着白玉柄拂尘,玉色和手色一点分别也没有。


有人长得太有特色,自带解锁功能:

长史王濛生病,拒绝任何人探访。就算有谁死乞白赖登门,门房也不给传达。然而某日,支道林来了,门房立刻去禀报王濛:“有一个相貌奇异的人来到门口,我不敢不禀报。”王濛也不傲娇了,笑道:“这一定是支道林!”


又有人风姿卓群,自带“尔等退散”功能:

庾统和弟弟们到吴地,途中想在驿亭住宿。几个弟弟先进去,看见满屋都是平民,后者一点回避的意思也没有。庾统就自己拄着根拐杖、领着个小孩进去,刚入门,“诸客望其神姿,一时退匿”。


还有人能够靠颜值救自己于水火之中:

温峤和庾亮因政变而投奔陶侃求救。温峤先行拜谒,陶侃表示不约,更表示事端就是由庾家人挑起,姓庾的死不足惜。庾亮听到这话后内心十分崩溃。温峤劝庾亮见一见陶侃,庾亮很犹豫,不敢去。最终在温峤极力撺掇下还是去了。结果,陶侃是个重度颜控,一看到颜值爆表的庾亮,瞬间就“我是谁我在哪儿”地飘然若梦了,并在和庾亮畅谈欢宴一整天后,成为庾亮骨灰粉——我就想问:陶先森,自己打脸疼吗?节操被你当零食吃了吗?


有人美得发光:

海西公称帝,群臣每每上朝时,朝堂还很暗。然鹅,会稽王一来,就自带万丈霞光特效。


更有人美得要上天:

有一次王濛去拜访王洽。彼时连日下雪,王濛在门外下车,着官服走入尚书省。王洽远远望见披着一身风雪的王濛,粉丝滤镜全开:“此不复似世中人!”


俗话说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美人也一样,一个人固然美得祸国殃民,组团更能美出双倍暴击:

潘岳和夏侯湛俩人都美出天际,而且喜欢同行,于是被人并称“连璧”。(连璧这种组团秀颜值的,曾经江东也有一对啊——没错,就是孙策周瑜=w=)


俩美人组团已经够拉风了,如果接连看到美人,那简直是感官盛宴:

有人去拜访太尉王衍,在一个房间内遇到安丰侯王戎、大将军王敦、丞相王导;到另一个房间去又见到王季胤、王平子。回家后就连连慨叹被闪瞎了:“今日之行,触目见琳琅珠玉。”


当然啦,对于当事者而言,有时候长得太漂亮压力也很大,粉丝的热情你hold不住啊,甚至有人因此狗带了:

卫玠从豫章郡到京都时,人们早已听闻他的名(mei)声(mao),于是引发全民围观,筑起人墙。卫玠本来就是个病秧子,受不得这种人气偶像粉丝见面会一般的火爆场面,不堪劳累,终于重病而死。粉丝们一边哭得稀里哗啦哀悼爱豆,一边自我检讨,认为卫玠就是被他们“看杀”的。


名士们可以口吐锦绣花式夸赞美人颜值高或洗涮丑人丧病脸,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群众就直接来个朴素的“行胜于言”:

潘岳长了一张十分圈粉的脸,年轻时走在洛阳大街上,被妇女围得水泄不通。左思长得非常难看,但毫不自知地到处游(xia)逛(ren),妇女们就向他乱吐唾沫,搞得老左很受伤。(上面一条的卫玠,也是被行动力max的粉丝给“看杀”的嘛TOT)


不过夸人者如果RP没攒够,也有可能小命不保,这就很悲催了:

曹操将接见匈奴使节,但自觉长相拿不上台面,镇不住蛮夷,于是召来个帅哥作替身(替身职业历史也是很渊远啊=w=),自己提刀立在一旁。接见活动圆满结束后,曹操派间谍去问匈奴使节有啥看法。匈奴使节很实在地回答道:“魏王雅望非常,然床头捉刀人,此乃英雄也。”曹操内心刷了满满几屏不可描述的弹幕,然后命人追杀这位使节。


OK,经过这么多案例教学,相信大家已经get到各种对颜值进行花式吐槽的方法了吧,那就快快去实战吧!

查看全文

佚川:

一个圈内优质粮食(电影、电视剧、舞台剧、书)的安利

微博那边有最后一P那本书的转发抽奖,可以试试手气(笑):地址

【资料整理】】冯梦龙等评张良劝封雍齿

智囊(选录)·捷智部·张良

冯梦龙


高帝已封大功臣二十余人,其余日夜争功不决。上在洛阳南宫,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偶语。以问留侯,对曰:“陛下起布衣。以此属取天下,今为天子。而所封皆故人,所诛皆仇怨,故相聚谋反耳。”上忧之。曰:“奈何?”留侯曰:“上生平所憎,群臣所共知,谁最甚者?”上曰:“雍齿数窘我。”留侯曰:“今急。先封雍齿,则群臣人人自坚矣。”乃封齿为什邡侯,群臣喜曰:“雍齿且侯。吾属无患矣。”


〔评〕温公曰:“诸将所言,未必反也。果谋反,良亦何待问而后言邪?徒以帝初得天下,数用爱憎行诛赏。群臣往往有觖望自危之心。故良因事纳忠以变移帝意耳!”袁了凡曰:“子房为雍齿游说,使帝自是有疑功臣之心,致三大功臣相继屠戮,未必非一言之害也!”由前言,良为忠谋;由后言,良为罪案。要之布衣称帝,自汉创局,群臣皆比肩共事之人,若觖望自危,其势必反。帝所虑亦止此一著,良乘机道破,所以其言易入,而诸将之浮议顿息,不可谓非奇谋也!若韩、彭俎醢,良亦何能逆料之哉!


老袁脑回路也是很清奇了。

查看全文
© 江左小熊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